Telegram 发家史:Pavel Durov 如何变成“Facebook反抗者”

火星财经发布于2022/01/17 18:38:05

来源: readthegeneralist

作者: The Generalist 创始人兼主编 Mario Gabriele

编译:Moni,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Telegram

内容概述

1、Telegram 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应用程序,至少,在某些方面是这样的。 根据 2021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没有哪个主要应用程序的月活跃用户增长超过 Telegram,它现在拥有大约 6 亿用户。

2、Telegram 围绕其安全性建立了一个叙事,尽管它确实加密了消息,但大多数都并不是真正的加密,也不是完全隐私的。不过,这似乎并没有损害公司声誉,在反定位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3、使用加密货币存在风险。 2018 年的 ICO 为 Telegram 带来了 17 亿美元资金。不幸的是,对于创始人 Pavel Durov 来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认为这笔融资属于未经注册的证券销售,结果导致 Telegram 的发展速度放缓,并促成了不同寻常的财务协议。

4、竞赛是一种有效的吸引人才方法,似乎很少有公司像 Telegram 那样拥有这么多才华横溢的工程师。Telegram 的成功部分取决于人才,该公司经常为产品改进提供奖品,还聘请了最有才华的参赛者。

5、Telegram 仍然没有找到商业模式。自 2017 年以来,Telegram一直在探索支付服务,最近还尝试了广告。到目前为止,两者都没有取得较好的效果。从这个角度来看,Pavel Durov 的团队可能会从微信和其他同行那里寻找灵感。

2021 年 10 月,在 24 小时的时间里,Telegram 获得了 7000 万新用户。社交媒体的无处不在让我们对如此庞大的数字感到麻木,但实际上,7000 万人这个数字比南非、法国和泰国的人口还要多,只比两倍加拿大人口少一点点。

有了这样的比较,或许你会发现 Telegram 已经是一个具有全球规模的消息传递应用程序。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老实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其他社交媒体“不给力”。Facebook 的问题越来越多,Instagram、Messenger 和 Oculus 也无法让用户满意。或许是为了寻找更好的人脉网络,甚至是更好、更人性化的社交媒体品牌,用户涌入了 Telegram——这个由具有超凡魅力的俄罗斯企业家帕维尔·杜罗夫 (Pavel Durov) 创立的社交应用。

Telegram 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对马克·扎克伯格的否定,这为其叙事提供了不错的口碑,但也掩盖了其他优势。是的,Telegram 已经确立了作为更注重隐私的替代品声誉,但它也是一个更好的消息应用。虽然它可能仍然落后于 WhatsApp 的非活跃用户——20 亿 vs. 6 亿——但 Telegram 赋予了用户更多权力和技巧。

当然,Pavel Durov 的业务也有过挫折,比如当年拙劣的首次代币发行 (ICO) 给他们带来了 17 亿美元的资金,但组织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Telegram 会争辩说 SEC 对这次失败负有责任。然而抛开这一切,Telegram 自身也存在不少问题,比如目前依然没有建立可行的商业模式。对于 Telegram 而言,10 年后的今天,有意义的收入似乎仍然遥不可及。

看起来,Telegram 是一家复杂、有时甚至感觉有些不切实际的公司,尽管其产品卓越,但似乎仍然在扮演一个在比较中茁壮成长的反击者。在国际象棋中,“俄罗斯游戏”是一个开局手法,其部分特征是模仿对手并试图反击。在许多方面,Pavel Durov 似乎采取了同样的方法。

为了发挥其真正的潜力,Telegram 可能不得不改变玩法。随着公司进入新的十年,它更希望凭借自身优势树立声誉。由富有远见的高管和才华横溢的技术团队提供支持,Telegram不仅具有与 WhatsApp 相媲美、甚至能使其黯然失色的关键要素。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将讨论 Telegram 的过去和未来,包括以下内容:

1、成立 VKontakte。在尝试打造更好的 WhatsApp 之前,Pavel Durov 创建了俄罗斯版的 Facebook。尽管扎克伯格的故事引人入胜,但 Pavel Durov 的故事更令人兴奋。

2、启动 Telegram。Pavel Durov从他的老公司被赶下台后,开始着手建立 Telegram。为了发展这款应用程序,他不得不应对 FBI 的干预和 SEC 的暴虐。

3、不寻常的融资。 Pavel Durov 采用非正统的方式为 Telegram 融资,以避免从风险资本家那里筹集资金。他不仅自己支付了大部分开发费用,而且还转向了 ICO 和债券发行。

4、擅长产品。 Telegram 是在 WhatsApp 之后创立的,但现在,它显然已经是社交媒体产品的领导者。Telegram 支持更大的群组、更多格式和一系列不同的功能。

5、资金的烦恼。该公司的大部分声誉依赖于其对隐私的承诺。这使得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不适合。 Telegram 已经尝试了促销和其他支付方式,但没有取得突破性的成功。

6、展望未来。不过,我们有理由对 Telegram 保持乐观,其他消息应用程序已经找到了创造性的货币化方式,尤其是中国的微信和日本的 LINE。

让我们开始吧。

VK 的故事

罗马诗人 Juvenal不是一个经常被引用的名字,但他却为我们如今的媒体时代贡献了不少潮流词汇,比如用“面包和马戏团”形容如何安抚群众,用“黑天鹅”和“守望者”形容金融市场变化。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Pavel Durov——这个 1984 年出生的男人——生活会由寻求隐私来定义。Pavel Durov 是阿尔比娜·杜罗娃和她的丈夫瓦列里·塞梅诺维奇·杜罗夫的第二个儿子,瓦列里·塞梅诺维奇·杜罗夫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罗马历史学家,曾研究过 罗马诗人 Juvenal 的讽刺作品。

虽然出生在圣彼得堡,但 Pavel Durov 童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都灵度过的,直到他的家人在瓦莱里接受圣彼得堡大学(SPbU)语言学系主任的职位后,家人才会返回俄罗斯。

毫无疑问,Pavel Durov 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但在众多兄弟中,他并不是非常出色的那一个。比 Pavel Durov 大四岁的哥哥 Nikolai Durov 从小就表现出了更非凡的数学能力。

Nikolai Durov 在青少年时期就参加了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还获得了几枚金牌,他现在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计算机科学家并将这种兴趣传给了在构建产品方面极具天赋的弟弟——Pavel Durov。 11 岁时, Pavel Durov 创建了俄罗斯方块游戏的衍生产品,后来他和哥哥 Nikolai Durov 合作完成了一款以中国为背景的策略游戏《Lao Unit》。

Pavel Durov 不是个“安分”的学生,更不是那写坐在教室前面以便更好地看到黑板并获得好成绩的孩子。Pavel Durov 经常告诉老师他们不称职,而且似乎乐于展示自己超群的才智,尤其是在计算机方面。有一次,他把学校电脑的屏保改成了老师的照片,旁边写着“必须死”。尽管教官多次试图将 Pavel Durov 锁在计算机系统之外,但他似乎总能找到办法进入。这种古怪的行为不仅放在了老师身上,一位同学说,当他和 Pavel Durov 说话时,好像永远无法确定自己是认真的还是在嘲笑他。

尽管对编程很感兴趣,但 Pavel Durov 在上大学时仍追随父亲的脚步,他不仅考入了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而且还专注于语言学。为了满足俄罗斯的征兵要求,Pavel Durov 学习宣传,学习孙子和拿破仑所信奉的战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意识到对信息控制的重要性。

除了学习之外,Pavel Durov 还致力于开拓自己的事业,包括推出了 Durov.com 博客,这个博客变成了大学生上传论文和交流思想的平台。但是,Pavel Durov会经常故意发表煽动性言论——例如赞美希特勒。他后来解释说:

“有时我不得不煽风点火,如果用户同意你的观点,你会觉得自己处于世界之巅,但这样的结果反而会导致他们离开。如果你和他们争论,羞辱他们,他们会回来证明他们是对的。”

由于对在线社交动态的深刻理解,Pavel Durov 的网站吸引了超过 270 万访问者,这不仅使他的想法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当这位崭露头角的创业家考虑自己的下一步行动时,这种洞察力将被证明是无价的。


追逐 Facebook

2006 年,Slava Mirilashvili 登录俄罗斯新闻网站,惊讶地看到他的老同学 Pavel Durov,因为他的朋友因为给大学生创建了一个倍受欢迎的线上论坛而被曝光。(作为说明,我们将 Slava Mirilashvili 称为“Slava”,以区分他和他的父亲,因为他的父亲也参与了这个故事。)

Slava Mirilashvili 近距离见证了 Facebook 的崛起。当然,这个社交网络早在两年前就在波士顿成立了。但在 Pavel Durov 的论坛上,他看到了面向俄罗斯市场的类似业务的可能性。于是,Slava Mirilashvili 找到了 Pavel Durov 的地址,两个年轻人重新开始了他们的友谊。谈话很快转向了新兴社交网络空间的潜力,其他一些朋友和麦吉尔大学毕业的 Lev Leviev 也很快加入。

那年夏天,从圣彼得堡大学毕业几个月后,Pavel Durov 注册了一个域名:vkontakte.ru。随着故事的发展,VKontakte 这个名字(意思是“接触”)最初效仿了 Facebook (Facebook 曾在取名时放弃了 The Facebook 中的 "the"),因此显然更干净。

为了启动他们的项目,三人需要资金。幸运的是,他们有现成的资金来源:Slava Mirilashvili的父亲Mikhail Mirilashvili,这位格鲁吉亚人建立了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帝国,涵盖了从房地产到石油、媒体到赌博的不同业务,而且还拥有欧洲最大的老虎机网络。

在儿子的授意下,Mikhail Mirilashvili 将 VK 公司资本化,以换取 60% 的业务。尽管 Pavel Durov 仅持有 20% 的公司股份(剩余的 20% 由 Slava 和 Lev Leviev 瓜分),但他获得了大部分投票权,这反映了这家初创公司对他的愿景的依赖(也有其他消息来源显示,三名应届毕业生各获得 20%, Mikhail Mirilashvili 持有 40%)。

有了钱,VK 开始进入市场。与 Facebook 一样,VK 最初以大学生为目标,通过邀请逐个校区发展。Pavel Durov 还通过竞赛来鼓励注册:鼓励用户让尽可能多的朋友注册。谁证明了最好的推荐人,谁就会得到一个新的 iPod,仅这一策略就帮助 VK 获得了成千上万的早期采用者。

没过多久,VK 用户量就突破了六位数。而且,就在测试版仅仅六个月后,VK 就成为俄罗斯第二大社交网络,拥有超过 100,000 名用户。一年后,VK 用户量突破 100 万并超越了另一家本地社交媒体巨头 Odnoklassniki。

 

扩大 VK 网络规模

VK 公司的成功似乎来自对产品的了解和卓越的技术的结合。

从一开始,Pavel Durov 就展示了 VK 产品的远见和实用主义。早期的迭代大量借鉴了 Facebook,模仿了这家美国公司的调色板和功能。但很快,VK 就推出了其他个性化功能。例如,Pavel Durov倾向于将个人资料页面作为用户默认设置。这在当时可能更适合俄罗斯市场。

此外,VK 支持视频和音频文件上传,包括许多受版权保护的文件。不过,这个功能引发了版权纠纷,一家俄罗斯电视公司就起诉其侵权。此外,为了使产品更丰富,VK 还“模仿”了 Netflix 或 Spotify 服务,许多用户每周花费数小时观看网站上的视频。

Telegram

VK 的一位早期员工指出,即使 VK 业务已经足够成熟了,但 Pavel Durov 仍以很高的期望统治着产品功能,该员工说道:“Pavel 对产品质量提出了很高的标准……代码的质量,最终产品的质量,你必须以任何方式达到这个标准。”随着 VK 的成熟,即使是很小的风格决策也经常会提交给 CEO。

VK 在技术方面也表现出色,随着公司的发展,暴涨的交易量逐渐成为越来越大的挑战,尤其是当该网站成为黑客的目标时。值得庆幸的是,Pavel Durov 还有一张王牌:他的哥哥 Nikolai Durov。在 2005 年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获得数学博士学位后,Nikolai Durov 继续在波恩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和数学)博士学位,在此期间,他构建了一个能够处理数百万用户并抵御攻击者的后端。

 

金钱狂热

不过很快,Pavel Durov 拥有娴熟的技术能力也跟不上不断增长的需求了。 VK 相对较早开始货币化,鼓励用户购买应用内货币、发送付费短信和玩游戏。从 2008 年开始,该公司还尝试在网站上投放广告,但 Pavel Durov 更愿意将广告保持在最低限度,以免影响用户体验—— “客户至上是第一要务,永远如此。”

尽管带来了资金,但对更多服务器的日益增长的需求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资金。于是,VK 的新投资人 DST Global 的创始人 Yuri Milner 登场了。

起初,拿走 Yuri Milner 的投资对 Pavel Durov 的团队来说并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一般来说,风险投资家会以最优惠的条件提供最多的资金,同时让 VK 继续按照自己的意愿运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DST Global 的俄罗斯资产被捆绑到 Mail.ru Group (MRG) 中。到 2011 年初,MRG 持有 32.5% 的股份,并可选择再持有 7.5%——显然,他们想要更多。Yuri Milner 的副手之一、总经理德米特里·格里辛(Dmitry Grishin)当时直言不讳指出,“我们要控制这个社交网络,或者甚至更好地收购其所有股份,在战略上是正确的,我们正在为此进行对话。”

然而,这场对话似乎没有持续多久。据报道,尽管 Pavel Durov 访问了 MRG 的办公室讨论收购事宜,但他在社交媒体上给出了最终答案:张贴了一张中指的照片,并配文称这是他对 Dmitry Grishin 的“官方”回应,并称 MRG 是一个“垃圾场”。

Telegram

尽管措辞强硬,但他们并没有阻止 MRG 行使其选择权,将其持股比例提高到 40%,并对 VK 的估值为 15 亿美元。当时,该社交网络的用户帐户已达到 1.25 亿,业务遍布整个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国家。

 

权力游戏

VK 的影响力赋予了它真正的力量。

但是到 2011 年底,这个力量却变成了一种负担。

2011 年 12 月,针对不公正的议会选举的抗议席卷了俄罗斯。作为回应,该国安全机构 FSB 向 VK 施压,要求其关闭七个反对派团体并传递用户信息。作为回应,Pavel Durov 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穿着连帽衫的哈士奇照片,伸出舌头,这是他让世界和 VK 的用户知道他不会屈服于压力的方式。

不久之后,一个特警队访问了他的公寓,尽管 Pavel Durov 拒绝让他们进来。被包围后,他决定打电话给他的兄弟,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正如 Pavel Durov 后来所说,正是这一刻激发了他创立 Telegram 的想法:

“我意识到我与他没有安全的沟通方式,Telegram 就是这样开始的。”

值得注意的是,特警队撤退之后,Pavel Durov 的声誉反而得到了提升,至少目前是这样。

然而压力一直持续到新的一年,最终导致 Nikolai Durov决定离开 VK。年轻的 Pavel Durov受到商人和官僚的挤压,又失去了最亲密的哥哥支持,他的行为开始越来越不稳定。

举个例子,Pavel Durov 曾经从 VK 的办公室窗户往外扔了钱,据说他当时刚刚给了公司的一位副总裁一大笔奖金,可这位总裁却回答说对他来说重要的是使命而不是金钱,Pavel Durov 决定挑战一下他的副总裁并建议他将卢布扔到圣彼得堡繁华的涅瓦大街上。虽然副总裁答应了,但Pavel Durov 依然认为这样做还不够华丽,于是决定接手,他用 5,000 卢布纸币制作纸飞机,然后扔向快速聚集的人群中——Pavel Durov后来称其为“我们公司历史上最有趣的时刻之一”。

与此同时,MRG 仍在争夺控制权。

2012 年底,为 Yuri Milner 和 MRG提供资金的大亨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表示,“具体谈判”正在进行中。

压力持续到 2013 年,当年 VK 因盗版而受到美国唱片业协会 (RIAA) 的抨击,这阻碍了该公司在西方交易所公开备案的机会。

两个月后, 让 Pavel Durov 感到最可怕的四月来临了。

2013 年 4 月 4 日,俄罗斯媒体 Novaya Gazeta 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其中指出,杜罗夫和 VK 并没有抵制 FSB 的进步,而是积极怂恿抵抗组织。虽然 Pavel Durov 经常看起来像一个理想主义者且受到自由主义倾向的鼓舞,但他也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从长远来看,他可能已经决定采取 来保护 VK 的独立性。

大约在同一时间,警方对 Pavel Durov 进行了调查,原因是他曾驾驶一辆白色奔驰车碾过一名交通督导员的脚,因此涉嫌肇事逃逸。由于害怕报复,Pavel Durov 选择逃亡,一些人认为他潜逃到了意大利、瑞士或圣基茨和尼维斯。 2013 年 4 月 16 日,调查人员冲进 VK 的办公室,撕毁文件柜。

无论他身在何处,Pavel Durov 几乎每天都会打一个电话,希望证实 United Capital Partners (UCP) 是否已购买了 VK 48% 的股份。当时他对此一无所知,尽管这个消息会被证明是真的, Mirishvalis 和 Leviev 最终以 11.2 亿美元的价格将他们的股份卖给了一家传闻与政府有联系的公司。事实上,许多人认为,如果没有支持者的帮助,UCP 将无法为如此大规模的收购提供资金。

也许是感觉到自己在 VK 的日子不会长久,Pavel Durov和他的哥哥当时已经开始“低调”构建一个新项目——这个免费、安全的消息服务就是 Telegram,并将纸飞机作为标志,已经积累了相当多的用户群。到 2013 年 10 月的时候,Telegram 已经拥有超过 100,000 的每日活跃用户,并且在某些功能方面已经超过了 WhatsApp。尽管有这种吸引力,Pavel Durov 并不打算用该项目牟利,而是将其设想为一个非营利性项目,其开发资金由他们的新控股公司 Digital Fortress 提供资金。

 

愚人节故事

2014 年 1 月,Pavel Durov 出售了剩余的 VK 股份,买家是 MegaFon 首席执行官 Ivan Tavrin。到那时,Pavel Durov 已经与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和解了,因为他是移动运营商的部分所有者。据推测,Pavel Durov 应该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几个月后,Ivan Tavrin 将他购买的股份卖给了 MRG,让该公司控制了 VK。最终,俄罗斯的互联网巨头抢占了该国最大的社交网络。

尽管 Pavel Durov 仍然是首席执行官,但他开始对 UCP 和 MRG 产生不满。2014 年4月1日,他通过自己的VK账号宣布辞职。许多人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奇怪的)愚人节玩笑。 

是开玩笑吗?八年过去了,还不清楚。 但在 2014 年 4 月 3 日,Pavel Durov 回到社交媒体并且发布了一个 meme 狗狗表情包,声称这一直是个恶作剧。 4 月 21 日,他又报告自己被解雇了,这一次是因为他错误地撤回了此前的辞职申请。

不管是什么情况,2014 年四月底,Pavel Durov分享了最后的更新:他将全职在 Telegram 上为他的团队寻找新家。在 Facebook 帖子中,他写道:

您认为哪个国家或城市最适合我们?请随时在下面发表评论。为了让您了解我们的偏好,我们不喜欢官僚主义、战争过度监管。我们喜欢自由、强大的司法系统、自由市场、中立和公民权利。

 

Telegram 的故事

 

Telegram 的故事模仿了 VK。

尽管消息传递应用程序在短时间内达到了平流层的高度,但在此过程中也引起了争议。自 2012 年开始从事该项目以来,Telegram 的月活跃用户已接近 6 亿,并且是 2021 年在此基础上增长最快的应用程序。在这个过程中,Pavel Durov 不得不抵挡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追杀”,还要面对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刁难”。

 

在风雨飘摇中起步

当 Pavel Durov 离开俄罗斯时,他并没有因为钱而受伤,后来的报道表明他带着大约 3 亿美元和 2,000 枚比特币离开了——按今天的价格计算,这些比特币的价值大约是 8700 万美元。这些资金让他有足够的能力来资助 Telegram 的发展并投资于加勒比岛圣基茨和尼维斯,以换取公民身份。与被任命为 CTO 的兄弟 Nikolai Durov 一起,他们开始发展 Telegram。

实际上,并非所有人都相信该项目的承诺,因为它是 WhatsApp 的复制品,几乎没有带来什么新东西。不过在早期阶段,Telegram 的团队还是提供了不少创新,比如更流畅的界面、更快的交互和据称更安全的通信而与众不同。这一承诺吸引了用户,该公司在推出后的几个月内就吸引了 3500 万用户。在 Facebook 于 2014 年初以 218 亿美元收购 WhatsApp 后,Telegram 的反制立场变得更加有力。

但是,UCP 当时仍在给 Pavel Durov 带来麻烦。 VK 股东起诉他对 Telegram 的所有权,声称 Pavel Durov 花费了公司的时间和金钱来开发 Telegram。分歧一直持续到 2014 年,直到 MRG 购买 UCP 在 VK 的股份后才结束,针对 Pavel Durov 的诉讼也被撤销,Telegram 的发展道路终于畅通无阻了。

问题不断?

到 2016 年,Telegram 公司以“零营销预算”积累了 1 亿月活跃用户 (MAU)。尽管如此,Telegram 还是经常发现自己处于争议的中心,但问题是,这款应用程序注重隐私的功能不仅吸引了注重安全的用户,还吸引了希望远离公众视线的极端组织。Telegram 努力控制使用该应用程序的圣战组织并充分缓和非法内容。

此外,Telegram 也开始与美国政府机构产生冲突。据信,俄罗斯警方曾一度向移动运营商施压,要求其拦截 Telegram 消息。与此同时,Pavel Durov 还声称美国联邦调查局试图贿赂他和他的开发人员以引入后门。正如他所说,美国情报官员向 Telegram 的一名工程师提供了“数万美元”,鉴于 Pavel Durov 声称 Telegram 开发人员大都是百万富翁,因此这笔“小钱”几乎不是一个诱人的提议。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Telegram 仍在继续增长。

这种增长的另一个原因则是 Facebook,每当 Facebook 社交网络因滥用用户数据而出现故障或陷入困境时,就会有数百万人转向 Telegram。正如我们所指出的,Telegram 经常充当一种“反抗 Facebook”工具,Facebook 表现越差,Telegram 发展就会越好。当然,Telegram 与其他传统社交工具的关系也是如此,比如 2014 年和 2019 年韩国应用程序 Kakao Talk用户也开始转向 Telegram。

随着公众舆论和媒体叙事转向反对现有的、广告驱动的产品,Telegram 业务继续上升。在这种情况下,它的问题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钱。

 

TON 的麻烦

到 2018 年,Telegram 的用户已接近 2 亿,但尚未找到可靠的盈利形式。尽管 Pavel Durov 似乎仍将他的创作视为一种公共产品,但创收将使其能够自我维持。此外,Pavel Durov 从 VK 获得的意外之财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据报道,2017 年该公司的成本已经达到了 7000 万美元。

尽管 Pavel Durov 以不喜欢在 VK 上投放广告而闻名——这使得 Facebook 的每用户平均收入一度提高了 7 倍——但他肯定知道这是通过社交网络获利的最有效方式。但是,这套剧本似乎不太适合 Telegram。由于专注于隐私和安全,Telegram 无法在不违反其基本承诺的情况下将数据传递给广告商,这意味着他们必须从其他地方考虑如何赚钱。

好在从 2018 年开始,早期的比特币投资者逐渐转向更广泛的社交网络。

2018 年一月份,Telegram 宣布推出“Telegram Open Network”(TON),这是一个支持应用内生态系统的新区块链,Pavel Durov 声称该网络将证明“远远优于”比特币或以太坊等现有链。

TON 计划支持支付和购买,包括来自第三方开发商的支付和购买。 Telegram 通过首次代币发行 (ICO) 筹集了 12 亿美元,为其建设提供资金。参与者包括硅谷大咖级投资公司,如红杉资本、Benchmark、Kleiner Perkins 和 Lightspeed。如果 Telegram 不出售股权,至少当时的想法是,这笔融资为其快速增长提供了一些机会。

 

TON 白皮书

乍一看,通过代币融资是一个高超的战略举措,这种手段让 Telegram 有了一个基于想法的战争宝库。 Telegram 高管、前 VK 工程师 Anton Rozenberg 后来指出:

融资中的一切似乎都很神奇:Telegram 设法在一个虚拟项目上筹集的资金与公司本身的估值一样多,甚至更多——几乎没有对投资者的承诺,也没有股权损失。

一位消息人士表示,Telegram 进入加密领域促使 Facebook 做出了后续努力。与 Libra(现在称为 Diem)一样,Telegram 的加密项目同样命运多舛。尽管 Telegram 的用户数量越来越多,但 TON 的开发却步履维艰。另据一位前员工称,Telegram 告诉支持者,他们在当年 9 月完成了 TON 的大部分初始构建“90-95%”,这表明距离发布还有几天的时间。当年 12 月,他们表示距离公布他们的作品只有几天的时间。然而新的一年开始后,TON 还没有看到曙光。

2019 年 9 月,Telegram 发布了其实验源代码,10 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找上门了。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确定 TON 代币融资行为构成了对不受监管证券的销售,从而停止了其发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执法部门联合负责人 Stephanie Avakian 说:

我们今天采取的紧急行动,旨在防止 Telegram 向美国市场非法出售数字代币。

TON 再次被推迟,在进一步的问题之后,Pavel Durov 投降了。

2020 年 5 月,Pavel Durov 宣布他将放弃该项目,并将 TON 的死亡归咎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该公司在开发上花费了 4.05 亿美元,但并未发布任何可行的产品版本。令人沮丧的是,一些投资者开始考虑提起诉讼,声称他们的资金被滥用,分配给开发 Telegram 消息应用程序而不是 TON 网络。

最终,Telegram 将 72% 的资金返还给了 TON 投资者——总计 12 亿美元,许多人对没有获得 Telegram 的股权感到沮丧。非美国投资者可以选择将退款转换为贷款,在一年后为其初始投资带来 110% 的回报,这让 Pavel Durov 可以抓紧时间筹集更多资金。 Telegram 还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支付了 1850 万美元的罚款,但并未“承认或否认这些指控”。

在从项目中分离出来后,Pavel Durov将 TON 的控制权交给了“社区”,因为代码是开源的,所以任何人都可以继续在项目的架构上进行构建,因此很快就出现了几个衍生产品,包括“Free TON”和“Toncoin”。 “Toncoin”似乎已经确立了自己作为原版的精神继承人的地位,并在 2021 年底获得了 Pavel Durov 的认可,目前该项目由两名独立开发人员掌管,另外九名开发人员与 Toncoin 的 Github 相关联,但基于对各种存储库的代码贡献来看,“Toncoin”开发似乎是零星的。相比之下,Free Ton 目前已更名为 Everscale,并使用与最初的 TON 代码不同的编程语言。

Telegram 的现任员工谈到了对 TON 的看法,他们指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干扰了核心产品的开发并造成了摩擦。尽管 Pavel Durov大胆尝试,但 TON 最终未能解决货币化和资本化问题。

 

不安的债券

到 2021 年 4 月 31 日,Telegram 欠下 7 亿美元的巨额资金。届再一次,Telegram 遇到了资金问题,Pavel Durov 承认,他需要“每年几亿美元”才能运行Telegram 。

Telegram 拥有超过 5 亿活跃用户,因此不乏追求者。有报道称,西方一些风险投资公司已经提出以 300 亿美元的估值购买该业务 5% 至 10% 的股份,有些投资公司甚至把估值提高到了近 400 亿美元。

但是,从此前创立 VK 公司的经验中,Pavel Durov 了解到引入外部投资者的危险。在上一次从 CEO 职位上被洗牌之后,他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Pavel Durov 没有选择出售股权,而是转向了债务。2021 年 3 月,Telegram 发行了 10 亿美元的债券,年利率为 7-8%。更重要的是,如果 Telegram 在发行后三年内首次公开募股,购买者可以以比上市价格低 10% 的折扣将债券换成股权。如果 Telegram 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进入公开市场,则折扣将陡升至 15-20%。

债券买家中包括了阿布扎比的主权财富基金 Mubadala Investment,作为收购的一部分,Pavel Durov承诺扩大 Telegram 在该地区的影响力,预计将在阿联酋开设另一个办事处。

令人惊讶的是,Mubadala Investment 的这笔交易涉及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 (RDIF)。据报道,在二次交易中,这家阿布扎比公司向 RDIF 出售了200 万美元债券。Mubadala Investment声称,这笔交易是主权财富基金之间创建合资企业的一部分。Telegram 对一位发言人表示不满:

俄罗斯的直接投资基金不在我们出售债券的投资者名单上,我们不会对与该基金的任何交易持开放态度。

尽管如此,RDIF 现在已经有权以低于 Telegram 潜在 IPO 的价格获得股权。尽管这可能激怒了 Pavel Durov,但该基金的参与也表明,在某些方面,Telegram 首席执行官已经获胜。

 

新高度

在马克·扎克伯格宣布 Facebook 更名之前不久,该公司经历了我们已经讨论过的大规模中断。一天之内,Facebook 客户蜂拥至其他社交网络,比如消息应用 Signal 报告称获得了“数百万”用户,而 Telegram 则宣布获得了 7000 万新用户。这为 Pavel Durov 的公司创造了一个“记录”,也为今年年初拥有 50 亿用户带来了有意义的提升。

尽管这是 Telegram取得进展过程中最引人注目的例子,但从广义上讲,2021 年是一个出色的增长年。Telegram 是去年增长最快的主要应用程序,超过了 Instagram、Zoom、TikTok、Signal 等。 2022年,Telegram 希望超过10亿活跃用户里程碑,但他们可能需要继续改进产品才能实现该目标。

Telegram成功的关键:强大的产品

如果你快速瞥一眼 Telegram,可能会认为它只是另一个无差别的消息传递应用程序。但其实,这款应用程序要有趣得多。Telegram是一款功能强大的产品,不断突破信使可以和应该做的事情的极限。尽管 Telegram 最初可能只是一个 WhatsApp 的克隆版,但它现在与 Twitter、Clubhouse、Reddit、Discord 和 Slack 有了许多相似之处,而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流畅的用户交流界面。

 

MTProto 协议

Telegram 依赖于一个名为“MTProto”的自定义协议,该协议由 Nikolai Durov 设计,旨在提供安全性,同时保持性能。具体来说,MTProto 协议利用了两种具有不同隐私级别的加密方案。

虽然更多技术读者可能能够从下图中解析更多内容,但其余内容可以是知道“第 1 部分”是“服务器-客户端加密”的内容,这意味着用户数据存储在 Telegram 的服务器中。所有“云聊天”都使用这种加密方案。顺便说一句,Telegram 的公司结构旨在在这里增加一层额外的安全性。来自云聊天的数据分布在全球服务器上,由不同的法律实体管理。正如 Telegram 解释的那样,需要“来自不同司法管辖区的几项法院命令”来保护公司数据。

“秘密聊天”利用更安全的端到端加密 (E2EE),如 MTProto 的“第 2 部分”所示。在 E2EE 中,除了发送者和接收者之外,没有人可以破译数据,甚至 Telegram 也无法解密通过该层发送的消息。

Telegram 在这方面的做法引起了批评。在最近的 Twitter 帖子中,竞争对手消息服务 Signal 的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 Moxie Marlinspike 概述了他对该产品的问题。

在 Moxie Marlinspike看来,Telegram 并不比 Facebook Messenger 更安全,他表示:

“Telegram 将用户的所有联系人、群组、媒体以及您曾经发送或接收的每条消息以明文形式存储在其服务器上,用户手机上的应用程序只是他们服务器上的“视图”,数据实际存在的地方。几乎你在应用程序中看到的所有内容,Telegram 也看到了……令人困惑的是,Telegram 确实允许您创建名义上确实使用 e2ee 的非常有限的“秘密聊天”(无群组、同步、无同步)……”

FB Messenger 也有一个 e2ee “秘密聊天”模式,而且比 Telegram 的限制要少得多(并且还使用更好的 e2ee 协议),但没有人会认为 FB Messenger 是一个“加密信使”。

FB Messenger 和 Telegram 的构建方式几乎完全相同。

Moxie Marlinspike 构建 Signal 的工作使他的论点复杂化,他的产品与 CIA 和其他美国国家安全实体的联系也是如此。尽管如此,它还是突出了 Pavel Durov战略的核心部分。与其创始人一样,Telegram 既理想主义又务实。是的,它希望为那些需要它的人提供安全的体验,但不以牺牲大多数用户为代价。虽然拥有真正的 E2EE 可能会创造更私密的体验,但它会使 Telegram 对许多人来说不太有用;例如,消息不再会在不同设备之间同步。

与我交谈过的 Telegram 团队的一位成员解释说,最重要的是,该公司希望为用户提供最佳体验——对某些人来说,这可能涉及 E2EE 和消失的聊天,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它不会。在将 Telegram 与 Signal 进行比较时,之前讨论过的前 VK 员工简洁地说:

“Signal 用户量太少了。”

 

聊天

Telegram 可见产品的核心是其聊天功能。跨设备可用,用户可以通过简单、直观的界面相互发送消息。有趣的是,我发现它比 WhatsApp 感觉更流畅、更快、更生动。按钮可以按照您的预期进行,小功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乐趣。

更具体地说,Telegram 的聊天功能很强大。它支持具有高大小限制的各种文件(doc、zip、mp3)。回复、提及和主题标签已融入其中,应用内照片编辑功能也出奇地先进。

如上所述,默认聊天存储在云中,以便用户在从手机移动到笔记本电脑并再次返回时可以查看它们。如果你想保密,你可以启动一个“秘密聊天”,它使用 E2EE 并且可以设置为在一段时间后自动销毁消息。

 

群聊

如果用户想与更广泛的人群交流,他们可以求助于“群组”。与其他即时通讯应用一样,群组聊天用于不同的目的,从家庭聊天到商业协调。最近的一篇文章指出,Telegram 群组在学生中广受欢迎。学生们不是一次给老师发电子邮件或给一个朋友发短信,而是在持续的聊天中分享问题和答案,这让人想起了 Discord 。

在一些国家,Telegram 群组还成为了 Slack 替代品。例如,一位消息人士指出,在俄罗斯,与 Salesforce 子公司相比,许多人更喜欢 Telegram——部分原因是它完全免费。正如我们稍后将讨论的那样,这可能会为可靠的盈利模式提供一条途径。

Telegram 群组拥有自己的生命,因为与应用程序的其他部分一样,这些起名字几乎是异常强大的。 Telegram 最多支持 200,000 名成员; WhatsApp 最多只能有 256 人。Telegram 建立了一套共享和管理工具来管理这些类型的用户,群组管理员可以创建群组链接以与世界共享,并精细管理允许成员交互的方式。

 

频道

如果 Telegram 的群组模仿 Discord,那么“频道”就是一种 Twitter 或 Reddit 传真。频道不是对话,而是为广播而建立的,并且对用户数量没有上限。例如,Telegram 的一些公司频道的参与者超过 800 万。

有流行的meme、图片、新闻、报价等频道。每天有超过 4 亿人观看 Telegram 频道。频道所有者可以逐条查看查看数据。如果频道所有者想要允许观众交谈,他们可以在频道内嵌套分组讨论。

 

音频和视频

在见证了 Clubhouse 爆发的大流行轨迹之后,Telegram 加速了其音频功能开发。实际上,Telegram 在开发初期就提供语音通话功能,但现在 Telegram 的群组和频道已经可以举办“无限”的语音聊天,数百万人可以加入,管理员可以在舞台上邀请参与者,记录他们的讨论,并在应用程序之外共享对话链接。由于 Telegram 已有庞大的用户群,Telegram 在收听时间方面迅速超过了 Clubhouse。该公司在视频方面也遵循类似的轨迹,从通话到群组通话再到伪流媒体。 Telegram 现在可以支持多达 1,000 个同步观众,并允许轻松录制和观看。我们应该期待进一步的改进。Telegram 的博客写道:

“我们将继续提高人数限制上限,直到地球上的所有人都可以加入一个群组通话并观看我们的庆祝活动(即将推出)。”

 

支付

虽然您可能没有看到,但 Telegram 确实支持应用内付款,此功能的测试版于 2017 年首次出现,但仅限于与 Telegram“机器人”的交互。通过这个界面,用户可以“做任何事情,从点披萨到叫出租车,再到冬天厌倦时更换冬季轮胎”。

有多少人做过这些事情?虽然其官方博客更新强调 Telegram 现在与包括 Stripe 在内的 15 家不同的支付提供商集成,但该公司尚未庆祝任何重要里程碑的事实表明处理量很低。随着时间的推移,支付可能会成为 Telegram 平台最关键的元素之一。虽然该公司目前不收取任何佣金,但很容易想象一个小规模的抽成——为 Pavel Durov 的团队提供继续建设的火力。

 

其他细节

除了 Telegram 的主要功能之外,它还有许多次要功能,许多人可能未被发现。

例如,Telegram 保护您不必展示明文。发送隐私文本时,您可以选择部分或全部文本并将其标记为隐藏。要破译它,读者必须明确地点击它。(不过该功能也许仅在某些国家/地区提供。)

另一个有用的功能是“附近的人”。虽然出于隐私原因默认关闭,但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激活该功能找到本地群组和聊天。

还有一些类似额附加功能,比如文本识别、还有一套能够自动发布电子邮件或启动游戏体验的机器人以及额外的身份功能。虽然这些似乎不太可能在 Telegram 的未来发挥重要作用,但这些细节都巧妙地改进了产品。

Telegram 的企业文化

关于 Telegram 文化的信息很少,但我们依然能够通过 Telegram 的运作方式以及它的独特之处窥视其文化。

 

创始人领导力

亚马逊的一位朋友曾经告诉我,与许多其他公司一样,这家电子商务巨头将自己组织成“层级”。入门级工程师可能是 4 级或“L4”,而 VP 可能是 L10。最高级别是 L12,L12 只有一名成员,就是创始人:Jeff Bezos。 (这总是让认觉得有点滑稽;为什么需要一个全新的阶层——其他人无法接触到——来加强 Jeff Bezos 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Telegram 的感觉就像这样——在控制方面,Pavel Durov 是独一无二的。他不仅给公司带来资金,而且指导了公司的愿景。那么,Pavel Durov 是什么样的人呢?

正如我们所提到的,他似乎是一个善变、矛盾的角色,他拥护苦行生活方式、摆脱虚荣和财富陷阱。虽然 Pavel Durov 自称是反传统者,但他被指控与 FSB 勾结,而且在融资方面的选择也是倾向于传统方式。虽然阿布扎比是一座现代化城市,但阿联酋并不是宽容的堡垒。当然,没有哪个国家是完美的,尤其是美国,但Pavel Durov 的一些最重要的人类和企业决策表现出的不仅仅是一点意识形态的可塑性。

除了这种脱节之外,Pavel Durov 还是一位高度智能的程序员,具有敏锐的产品意识。一位员工称他是一个“有远见的人”,能够招募到非常有才华的工程师,并将他们团结在一个共同的目标上,他坚持高标准的工作,迅速交付。

另一位核心人物是 Telegram 的首席技术官 Nikolai Durov,他主要负责构建和改进核心架构,据传他独自完成了整个 MTProto 和 TON 规范;据消息人士称,该公司的安卓客户端也几乎完全是他一个人创造的。Nikolai Durov 是一个古怪的角色。在 Medium 的一篇帖子中,一位儿时的朋友讲述了他听说过的关于他的故事:Nikolai Durov 非常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以至于没有发现麦片碗里掉了一只甲虫,最终不知不觉吃光了。

一位 Telegram 员工指出,Nikolai Durov 似乎很害羞,也不经常在大群体中交流,但他们表示,Pavel Durov 对他的哥哥表现出了非凡的关怀,因为 Nikolai Durov 带来的东西价值非凡,所以 Pavel Durov 会为他提供成功所需的一切工具。

 

产品交付

如前文所述,Telegram 以快速产品交付而闻名。尽管在 WhatsApp 诞生四年后才起步,但 Telegram 很快就赶上了,然后从功能的角度向前冲刺。现在,WhatsApp 和 FB Messenger 都落后于 Pavel Durov 的 Telegram,有些功能甚至是 Telegram 几年前推出的。

之所以能够以如此快速的方式完成产品迭代,主要得益于 Telegram 扁平的管理结构——如果 Telegram 的运营方式与 VK 类似的话,意味着该公司几乎没有经理这个岗位,他们采取了“小快灵”的方式,许多决策都由 Pavel Durov 一个人做出。 

 

人才挖掘

据报道,Telegram 在招聘工程师方面做得非常出色。在某种程度上,这要归功于 Pavel Durov 的声誉。在俄罗斯,他被视为一代企业家和技术进步的象征。一位消息人士解释了这对 Telegram 的形象有何帮助,他说:

“在俄罗斯,Telegram 已经是一种象征。”

这使该公司能够挑选俄罗斯的精英开发人员。(据某些报道称,俄罗斯的软件工程师是世界上最好的,俄罗斯开发人员赢得的国际大学编程竞赛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

 

资金

虽然 Telegram 可以选择私人融资,但 Pavel Durov可能更喜欢通过 IPO 筹集资金。据报道,该公司的目标是 2023 年上市,这个时机可能受到债券发行条款的启发。

据俄罗斯报纸 Vedomosti 的报道称,Pavel Durov 已经开始与投资银行对话,并正在寻找合适的上市地点。显然,Pavel Durov正在考虑SPAC和直接上市方式,但他似乎更倾向于后者。虽然纽约证券交易所是一个有争议的目的地,但亚洲交易所也在他的考虑范围,其中就包括香港证券交易所。

如果 Telegram 今天上市,它会获得什么样的估值?

在 2014 年被收购时,WhatsApp 报告有 4 亿活跃用户,这意味着 Facebook 为每位用户支付了大约 55 美元。假设 Telegram 的活跃用户已超过 6 亿,那么它的估值可能达到 327 亿美元。

但自 WhatsApp 被抢购以来的八年里,市场发生了变化。社交媒体公司进一步展示了它们的盈利潜力,金融科技已渗透到各种产品中,而科技巨头则获得了突出地位。用相同的每用户价值来判断 Telegram 感觉已经过时了。

我们可能需要转向私人市场进行更好的比较。去年 9 月,Discord 以 150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了 5 亿美元。当时,该公司报告有 1.5 亿活跃用户,相当于每位用户 100 美元。按照这个衡量标准,Telegram 的价值将接近 600 亿美元,这个数字感觉可以更好地代表了该公司的价值。

 

竞争对手比较

当然,Telegram 和 Discord 的主要区别在于收入。 Discord 创始人 Jason Citron 专注于游戏的聊天业务并以此获得了 1.3 亿美元的收入,这一数字在过去五年中以 126% 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

如果 Telegram 要赚钱,那肯定不在那个数量级上。

Telegram 可以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上市吗?虽然与 Facebook 首次公开募股时相比,如今的投资者更愿意承销快速增长的社交媒体公司,但他们希望看到一些商业需求的迹象。为此,Telegram 需要找到一种盈利方法。

Telegram 如何盈利?

尽管具有炙手可热的产品与市场契合度,但在某些方面,Telegram 似乎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应用程序,而且尚未实现产品与模型的契合度。尽管进行了一些实验,但 Pavel Durov 的团队还没有确定最终的商业模式,他们需要不断变化,测试广告、订阅和基于支付的方法。

虽然 Pavel Durov 认为依赖用户数据的广告是不道德的,但 Telegram 愿意通过“关注”来赚钱,比如—— 

 

广告

2021 年 10 月,Pavel Durov 宣布将允许在 Telegram 上进行促销,但不会依赖用户数据。此外,他们还将尝试通过允许广告商定位特定渠道来推动广告商的回报,赞助企业可以选择在专门针对相关主题的渠道中推广他们的商品,而不是精确定位特定年龄范围、地理位置和表达的兴趣组内的用户。到目前为止,广告商只能访问用户超过 1,000 人的频道,并且最低预算必须超过 200 万美元。值得一提的是,Telegram 希望及时尝试将部分收入分配给频道所有者。

然而问题是,这种模式行得通吗?这似乎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对于广告商来说,精细定位一直是关键,因此 Telegram 这种方式似乎并不能让广告商感到满意,更不用说 Pavel Durov 自己一直就不喜欢广告了,所以很难想象他会愉快地经营一家由广告商模式资助的企业。

 

订阅

那么 Telegram 还能在哪里赚钱呢?订阅也许是另一种选择,可以有多种不同的形式。该公司提出了一种“廉价”的产品,可以删除它正在添加的广告。虽然不是一个特别令人兴奋的提议,但它可以打开类似于 Discord 货币化的“服务器提升”的用户赞助。

如果你的想象力更大一点,不难想象订阅服务可以通过超级用户获利,尤其是那些运行大型群组或频道的用户。例如,高级功能可能位于付费墙后面,但 Telegram 需要注意不要疏远创作者。由于 Telegram 在世界某些地方已经被用作 Slack 的替代品,它可以引入企业层,尽管收费可能会消除它的主要吸引力。

WhatsApp 的“商业”产品似乎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但它不是专注于内部沟通,而是为公司提供工具以更好地为客户服务。这包括营销和用户支持工具。虽然 Facebook 免费赠送这些功能,通过推动企业在 Instagram 或 Facebook 本身上购买广告来获利,但 Telegram 可能会收费。 此外,随着时间的推移,Telegram 也可能会寻求与 Hubspot 和 Intercom 等公司竞争,为移动优先业务提供轻量级的替代方案。

 

支付

通过支付盈利,感觉会是 Pavel Durov 最自然的选择。虽然这对于 Telegram 来说还没有发挥作用,但似乎已经具备了成功的条件。Telegram 不仅拥有庞大的用户群,而且其大部分优势来自于其用户大多来自于银行账户较少的地区,包括亚美尼亚、柬埔寨、哈萨克斯坦、约旦和委内瑞拉等。此外,由于与 TON 的不幸遭遇,该公司拥有真正的加密专业知识,可以很好地利用这些专业知识。去年年底,Pavel Durov 透露该应用程序将支持 Toncoin 支付。也许这是迈向社交网络嵌入式加密交易的第一步。

Telegram 员工也强调支付是一个重点领域,特别是,他们注意到缺乏统一的全球支付系统,将该领域的现状与 WhatsApp 之前的消息传递进行了比较。正如 WhatsApp 通过绕过电信提供商改变了游戏规则一样,Telegram 也可以通过超越传统支付处理器或与传统支付处理器集成来做同样的事情。结果同样简单: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无缝地发送数据(在这种情况下是钱),这可能会利用或涉及稳定币或其他加密货币。

Facebook 正在与 Diem 一起追赶这一点,但 Telegram 可能处于更好的位置。虽然消费者非常不信任马克·扎克伯格的公司,但 Telegram 以注重隐私而著称,当涉及到金钱这一敏感问题时,这可能是一种优势。

实施支付策略也许能使 Telegram 比 WhatsApp 更强大,继而使其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企业之一。即使不能成为全球社交支付巨头,但只要在这个市场上分得一杯羹,也能让他们站稳脚跟。

相信 Telegram 的理由

尽管在创收方面尚未取得进展,但对于 Telegram 来说,他们可以在消息应用程序之上建立一个伟大的业务。虽然 Facebook 还没有弄清楚如何使用 WhatsApp,但微信和 LINE 都赚到了可观的收入。

在盈利这方面,微信是一流的。腾讯子公司与其说是一个应用程序,不如说是一个生态系统,通过单一界面提供聊天、支付、电子商务、游戏等服务,这家公司通过广告、支付和购买来赚钱。虽然很难将微信的收入与腾讯的其他收入区分开来,但根据去年一月份的相关报告指出,微信在一年内处理了 2500 亿美元的交易,支付大多通过其“小程序”——本质上是为该平台构建的第三方应用程序。

令人鼓舞的是,微信直到 2017 年才开始“小程序”计划,目前已支持超过 100 万个此类合作伙伴。从活跃用户的角度来看,微信似乎与 Telegram 的差距并不大——同一份报告显示,微信目前拥有 12 亿月活跃用户,约为 Telegram 的两倍。

Telegram 能否找到类似的多方面成功?答案可能并不容易,毕竟微信受益于庞大的市场支持,并有一个超组织为其发展提供资金。

另一个例子是 LINE,这家日本企业拥有大约 1.6 亿月活跃用户,其中 8400 万在其本国。由于游戏、支付和购物的结合,2020 年其收入达到了 15 亿美元。虽然从长远来看,数十亿美元不足以支撑 Telegram 的市值,但可以给他们奠定一个很好的基础。

无论 Telegram 选择什么方向,目前他们都需要迅速行动。

我们应该为 Telegram 的存在感到高兴,虽然该应用程序可能不像用户想象的那么隐私,但在可用性和功能深度方面都提高了标准。

Telegram 和 Pavel Durov 未来路在何方?也许时间会证明。但有一点可以肯定——Pavel Durov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热门文章